lanmu

无题

Memento:

(Ps:“ 壁花少年 The Perks of Being a Wallflower ”,众多电影海报中我最喜欢的一款。) 

大多数人都经历过当“壁花”的阶段。

并不是我们太过腼腆,或者说胆小。

只是我们还未找到适合自己的生存方式。

一个人孤单的在角落,没有人会走过来,你也彷徨着是否该走出去。


他们欢声笑语,嬉闹成群,而你只是眼巴巴的看着、观察着。

心里是什么滋味,

害怕陌生,却掩饰不住内心的亢奋。

犹豫彷徨,却也总想鼓起勇气走到他们中间。

脚步刚要跨出,却又收回。

不管你经历过什么,遇到怎样糟糕的人,或者曾经如何的作践自己,

要知道,你仍可以选择你所认为该拥有的。

庆幸,再孤僻的人都值得拥有朋友。

她睡在那一年的初雪里,迟迟未曾醒来。

用我肩口的棉糖湿润你心中的暖伤。:

纵观来时路,经验教给我,不要去完全指望任何人。


我的处事哲学和心境总是与现世流传的成功学不符,在听到曾经路上的朋友纷纷开始觉得自己很久没有上路时,我只好抿抿嘴唇咽下要说的话。


人的自我价值应该被个体苦苦追寻,而不是随波逐流,也不是他人眼光潮汐中名利权情的产物。


我们这一代人,可以有很多种方法追寻自我。不是说“一次奋不顾身的爱情和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”就能达成什么的,这些快餐式的概念,读起来快意,只不过是商家偷换的概念。


难道你真的以为去一趟西藏,你的灵魂就升华了?去一次丽江,你就洞察了爱情的真谛?这逼格不高。


成长不是一蹴而就的,而是一个千回百转的过程。


旅行对于每个人的意义都不相同,这是屁话。如果你是一匹马,就是喜欢在路上的感觉,这就是你的信念和意义,那就去追寻它。




我在成都的时候寄过一封信给自己,商家信誓旦旦的保证会帮我保留一年,在一年后必定会寄给我。我还记得给自己的许诺,而那封约定好的信却没有收到。


新闻报道东北下来第一场雪,北京只是陷落在干冷和刚来暖气的洋溢幸福之中。我想起很多从前的事,那些发生在咫尺的跌宕此刻显得特别不真实,于是我又听了一遍《虎口脱险》。


我不了却别人,只知道漫漫长路中知道自己从未停止厌倦过自己。正面能量的那个人,不停给这具肉体打“热爱生活”的鸡血,直到某个片刻你才能知道自己的灵魂始终是潮湿的。


她没醒,不代表她不存在。


不需要沟通了,不需要灵魂上的契合和满足了,不需要声声说着永恒的片刻,不需要再为了安全感自欺欺人。


假如独立的创作需要个体的孤独,甚或是不得善终,那么赌一赌又有何妨?


所有虚伪的谄媚的表面的和平,我不需要。


可以有任何人都觉得我装逼,不是亲身体会的苦楚,就算哭给别人看,他们也只会觉得你演技不佳、承受力低下。不要妄图别人了解。


我就是爱写不透气的长句,你不爱看可以不看,我不会因为你不爱看而改。少跟我这逼逼,又没收你钱,我特么的不爱听。我跟你不熟,就别给我提什么宝贵意见,居委会呢你当?还有,没事别给老子发私信,互粉你妹。


我不是微博大号,不需要处处讨你喜欢。觉得我自负的人,可以右上角点叉不看。


谢谢,晚安。